成年人总害怕展现自己的脆弱


更新时间: 2019-01-27

  张艺谋拍《我的父亲母亲》时,有一场戏是父亲去世,孙红雷演的儿子回家奔丧。孙红雷觉得应该演得哭天抢地,可张艺谋说,你是你们村里唯逐个个大学生,大冷天的你妈还在外面冻着,全村的人都看着,你作为儿子、家里唯一的男人,应当做的难道不是赶紧把妈劝到屋里?那一段孙红雷演得很克制,并不给人留下深刻印象,因为他不像是在演戏,而是表现得像个别人一样。

  声名:刊用《中国新闻周刊》稿件务经书面授权

  准确的悲伤

  美剧《咱们这一天》里,父亲由于要抢救着火的房子里的女儿的爱狗,肺里吸入烟尘,在医院里突然离世。母亲伤心欲绝,却决定整理好表情和心情,坚强地面对孩子们。假装顽强耗尽了她的能量,变得不才干过问女儿的暴食和儿子的酗酒问题。而儿女歪曲妈妈“很坚强”,没人关心她的感想,只顾沉溺在悲痛和自怜中。成年人总害怕展现自己的脆弱,可表示得无懈可击,并不必定是最佳答案。

  韩剧《请回答1988》里面,德善搞不明白为什么奶奶逝世了,爸爸还能神色飞腾地跟前来吊唁的客人推杯换盏。是大人的心都比较硬吗?可当街坊客人全都散去,只剩下爸爸跟本人的兄弟姐妹在一起的时候,大家才抱在一起号啕大哭。切实的心田只能袒露给自己人,人前总要礼数周到,做好局势上的事,把别人的善意逐一回应。这也是德善对“大人”的理解,意识了这一点,是她成长中的重要一步。

  有亲人去世,是该哭泣仍是该刚强,也是影视作品经常探讨的问题。

  好像每当有悲剧消息浮现时,都有网友责备视频上的家属:他仿佛一点也不悲伤。这甚至会引发一连串恶意的琢磨。吃瓜民众看图谈话的才能太强,而一旦自己进入镜头下,恐怕也很难恰到利益地表白所有人都认可的“正确的悲伤”。何况还有魔力富强的后期剪辑。

  后来,在《潜伏》里,孙红雷演的余则成,在发现爱人左蓝逝世了之后,给出的反应是呕吐,这段表演的灵感也来自对生活的观察。人在悲伤跟弛缓的时候,并不一定都会落泪。那些动辄说人家没有哭就不够悲伤的人,兴许还是太天真,阅历太少。(闫晗)

  《中国新闻周刊》2019年第4期

  纪录片《世间世》有一集,说的是因疾病分歧适生育的女性因为坚持要孩子而离开世间的故事,掀起了网上诸多探讨。有评论说,那个丈夫看起来好冷漠;还有的说,他是因为哭不出来所以转过身去背对着镜头吧?

  常有人斥责《红楼梦》里的薛宝钗冷血,她在据说金钏跳井和柳湘莲出家后没有表现出惊疑和伤心,还能语无伦次地安排其余事项——把自己的衣服送给金钏当装裹,提醒薛蟠不要忘记安排宴席感谢出过力的家人伙计。或者她只不过经历了父亲的早逝,母亲懦弱、哥哥任性,不得不培养起了决策者的自发罢了。一个家里,不可能人人任意放纵感情,总得有个担事的人吧?